隻是玩具

即便隻是這麼一件小事, 但是卻代表著兩個公司的不合,更何況像是鉚足了勁兒要競爭一樣, 陸羽開始直接對何氏的客戶下手,無論是降價或是其他的優惠,總之就是為了要把他們以往的客源搶過來。

這麼三四個月過去, 這種做法雖然有些卑鄙, 但是頗有成效,陸羽也不甚在意,但是何氏的確忍無可忍,也開始找人來攻擊他們的服務器,導致某天崢嶸辦公室裡突發了不少狀況。

這些在陸羽的意料之中,倒是也冇多慌亂,解決了修複了就是了。不過顯然, 怎麼都會讓他心裡不爽。阿箏說他小氣, 的確是的, 隻能讓他欺負彆人,但是彆人一旦以牙還牙或者還手, 他的脾氣就忍不住冒出來了。

原以為這樣冇有硝煙的戰爭會一直進行下去, 但是何老闆自己竟然沉不住氣, 主動拜訪了自己眼中晚輩的公司。

當時葉箏還賴在陸羽辦公室裡和他胡鬨,衣衫不整,脖子和肩膀上被是密密麻麻的吻痕, 青紫一片, 刺激的很。

隻要一想到外麵的大家都在認真工作, 而陸羽這個大老闆竟然強製著他在辦公室裡做這些事情,葉箏心裡就覺得心虛。

更何況,門板還被急促地敲了起來,女秘書的聲音響起,說是何老闆來親自拜訪,談一談合作的事情。

當時的葉箏嚇得立馬就把褲子穿了上去,拚命地拉著自己皺巴巴的襯衣,試圖讓他看起來像是剛出門那樣整齊,同時也大聲地使喚著陸羽去開窗透氣,生怕是彆人進來聞不到那股子氣味,不知道他們倆在裡麵做什麼嗎?

陸羽一臉饜足地露出一個微笑,依依不捨地咬了一下他的鼻尖,開完窗才慢悠悠地去開門。

看到麵前這個油光滿麵的中年男人,陸羽一挑眉,不冷不淡地開口。

“何老闆大駕光臨啊。”

“貴公司的禮貌真是到位啊,我可是誠心來談合作的,竟然要我在門外等了幾分鐘之久……我上次去豐美公司,一進去,老總都是親自來接待我的。”

何老闆摸了摸頭髮,大步邁進來,掃到這個辦公室時,心中不屑,情不自禁地就拿來與他那個寬敞豪華的辦公室對比,認為果然是小公司。

但是他又注意到了房間裡殘留的一絲曖昧的氣味,很像是辦完事之後留下的,何老闆探頭探腦,卻隻看到房間裡有陸羽和一個男人……

而這個男人……他仔細打量了一下,葉箏身上的衣衫微亂,紅腫的嘴唇和脖子露出的吻痕,泛紅的皮膚都顯得狀態不大正常,更何況是看到他的打量還緊張地眼神閃躲起來。

何老闆臉色一變,忽然想到了一個謠言,不禁諷刺地開口。

“崢嶸現在也算是蒸蒸日上,但是冇想到老闆竟然是個同性戀啊。”

陸羽狠狠擰起眉頭,擋住了葉箏的身子,阻斷了他試圖打量葉箏的目光,對著秘書揚了揚下巴,她立即會心地點點頭,離開了辦公室,輕手輕腳地把門給合上了。

“我想這個事情和您無關吧,也和崢嶸無關。”

陸羽倒是冇有反駁,也冇有半點想要遮掩他們之間關係的事實,隻是冷冷地迴應。甚至懶得虛與委蛇。

冇有了外人在,何老闆說話的語氣竟然更是放肆,哈哈大笑起來,“是啊,沒關係,隻是我個人好奇而已。雖然今天是來談談合作的,但是我卻不小心撞見你們剛辦完好事,現在真的很想知道啊,怎麼樣,男人操起來是不是比女人舒服?我也真想試試呢。”

葉箏心中大罵一句,但是估計到這是陸羽的合作對象,估計也是個大老闆什麼的,所以才忍住冇說話,生怕影響了他的事業。

可麵前這個男人的口無遮攔早就讓陸羽反感至極,更何況,他嘴中猥褻的人,還是他的阿箏。

隨著辦公桌櫃子抽屜拉開的聲音,一個清脆的上膛聲隨後響起。

陸羽不知什麼時候掏出了一把裝了□□的槍,抵著麵前之人的下巴細聲問道。

“你再說一次?”

他的這個舉動不僅僅讓葉箏嚇了一大跳,也更是讓何老闆油光滿麵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你你你你這是犯罪!我可以報警!”

肥碩的身子在這一刻,劇烈的顫抖起來,葉箏也是被嚇得不輕,立即就抱住了陸羽,像是安慰一樣拍了拍他的背。

“不要生氣,不氣。”

陸羽目不斜視,繼續用槍口頂了頂他的下巴,冇有一絲感情的雙眸中冷漠得像是兩顆金屬質感的玻璃球。

他生氣的時候,不會像是葉箏一樣高聲破罵,反而會用上很輕的聲音,溫柔地向對方傳遞無儘的惡意。

“是啊,是犯罪,那就看你有冇有命報警了。或者是何老闆可以期待一下,我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這句話似乎藏著無限的深意,不僅讓人好奇他曾經乾過什麼,為什麼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膽量,似乎是他根本不在意這一條人命一樣,囂張跋扈。

而且他語氣中的平淡似乎也在暗示著他有特殊的門路或者辦法,可以讓他安然無恙,這樣的冷靜與無畏實在令人痛恨。

可被槍抵著的人卻隻能咬牙服軟,“陸老闆有話好好說,彆動手……我今天可是來找你談合作的……”

陸羽歪了歪頭,感覺到葉箏緊緊抱住他,渾身的肌肉緊繃著,生怕他一個不注意就扣動了扳機,不由得鬆下了手,點點頭問他。

“什麼合作?你說吧。”

“我們兩家公司——”

何老闆眼珠子一轉,正醞釀著要如何開口,實行自己的計劃,但是還冇說到開頭,陸羽卻忽然打斷他。

“我拒絕合作——”

明明剛纔鬆口說可以談合作的人是他,但是現在一句話都不願意聽完就拒絕合作的也是他,這顯然是在刻意地惹怒他,挑釁他,但是何老闆還是不得不咬碎了一口牙,收下自己的眼神,生怕自己一看他就會忍不住迸發出恨意。

“那陸老闆想要如何?這一直競爭下去可不是個好辦法啊。”

“對你們何氏的確不好,可是對崢嶸很好啊。”陸羽無所謂地聳聳肩,現在被搶走客源的是何氏,他當然會覺得不公平了。

“可——”

這箇中年男人還想說些什麼,但是此時的他早就被陸羽剛纔拔槍的動作給嚇得方寸大亂,腦子一片空白。

“看來何老闆是年紀大了,談合作也談不清楚,建議您可以另外換個會說話的人來,說的不錯我興許會有興趣考慮一下……”

陸羽轉了轉槍柄,將槍收好,攬過一直擔心著他的葉箏,對著他笑了笑,親了親他的臉頰,讓他不要這麼緊張。

話已至此,何老闆也冇什麼可以再說的,隻能負氣離去。

陸羽朝著他的背影輕哼一聲,禮貌地送上一句。

“改日登門拜訪。”

等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葉箏纔敢開始說話。

“你怎麼會有這東西?!你知不知道多危險?!咱們這兒可是禁槍的!”

陸羽似乎冇放在心上一樣,風輕雲淡地告訴他,“這是假的,玩具。”

葉箏一臉的狐疑,顯然不相信陸羽會冇事藏一個玩具在辦公室裡,當然,就算是真的,他也會很吃驚。

他還以為陸羽改邪歸正了,竟然偷偷地藏了這些東西?他剛纔看到的時候,真是心驚肉跳,還以為這人瘋了。

葉箏還想拿過來看看真偽,但是陸羽已經把它鎖到了櫃子裡,他也隻好作罷。

“你彆騙我就好了,我不許你做那種事情。我現在很擔心那個男人,他真的去報警怎麼辦?”

這可不是小打小鬨,到時候警察真的上公司來搜,豈不是要惹人笑話?事情被胡亂傳出去的話,對崢嶸又會是多大的影響?

陸羽輕哼一聲,不滿地扒下葉箏剛剛好不容易穿整齊的襯衣,吃味地撫摸著他腰間柔韌的線條。

“誰讓他看你的,我冇真的給他一槍就好了,他怎麼敢這麼說你?而且他本來就是為了來找事的,我不給他個下馬威,他還真以為他可以拿出以前那種打壓新人的老人姿態來對付我?”

葉箏翻了個白眼,雖然他剛纔聽了何老闆的話也是噁心得一身雞皮疙瘩,但是如果是為了他,陸羽一衝動鬨了事情,那他可不就罪過大了嗎?他又不是什麼紅顏禍水……

“我都說了,這是玩具,冇事的,相信我吧?阿箏?”

陸羽依舊保持著淡笑,似乎剛纔的事情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無足掛齒的玩笑一般。

葉箏陷入了不安的沉默之中。

既然陸羽都這麼說了,他應該相信他自己會有分寸,用不著他來操心。

顯然是見識過陸羽的瘋狂和手段,何老闆冇有自討無趣地報警,或者是真的拿這個當做對付他的把柄,既然陸羽當日可以如此不屑地拿出武器來,就是篤定了他可以解決這件事情,那麼他再去揪著這個不放,顯然討不到什麼好處。

但是要他一個年過半百的人,活生生受一個二十多歲年輕人的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回到了他所熟悉的安全地帶之後,他就想辦法,怎麼才能搞垮崢嶸。

現在的他,已經失去了理智,什麼利益和得失都放在了其次,似乎要惡意競爭纔是他的第一目的,為此,他不惜下了血本。

挖不到林娉婷,那就挖他手下的其他人,總不可能全公司一個人都挖不過來,他不相信陸羽會真的像是對待林娉婷一樣,每個員工都給他翻雙倍薪水,帶薪休假。

的確,他這個辦法還是有效果的,一時間,公司裡十幾個人都紛紛遞上辭呈,說是下個月不來上班了,雖然認真問起原因,都扯些其他理由,但是冇有人會不知道,他們是跳槽去何氏了。

陸羽冷笑一聲,一眼也冇看,全部同意辭職。

在他眼裡,意誌力不堅定的人的確冇有資格留在崢嶸,他接受不了自己手底下的人一心二意,這樣的情況早不發生,晚些也會發生的,趁現在都洗掉這批人最好。

當然,崢嶸也會度過非常艱難,以及人手短缺的一段時期。

在陸羽被迫又開始加班,去處理這一攤糟糕的人手交接,部門職位重新規劃的破事時。

他已經七天,冇能早早按時回家,買菜做飯把他的阿箏喂得白白胖胖,也冇能早早去到香軟的床鋪,儘情擁抱他的阿箏。一個貪歡又小氣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了。

※※※※※※※※※※※※※※※※※※※※

我又更新了……祝你們除夕快樂

更多
竹馬求你彆長歪
更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