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早上的雨在臥室的窗外敲打,很響很冷地製造著一種氣氛。在那一瞬間,聞莽剛剛醒來,感覺著表妹柳兒的動靜。柳兒去了廁所,柳兒去了廚房,柳兒正在化妝。柳兒走近了聞莽的床前,柳兒說:哥,我要走了。

聞莽說:還是要走?

柳兒說:嗯。

聞莽說:在下雨呢。

柳兒不吱聲。

聞莽說:你坐一下。

柳兒不動。

聞莽說:坐一下。

柳兒沉默著,在離床很遠的地方拈了一張靠背椅坐下,欠欠地坐一角,側著臉,不打算久坐的樣子。其實聞莽很希望表妹柳兒坐在床沿,聞莽想象著表妹柳兒如果坐在他的床邊會是怎樣的情景。但柳兒不僅離他很遠,並且側身坐並且隻是欠欠地坐著。臥室窗外的雨聲很冷很響地製造著一種氣氛,很明顯這種氣氛隻有聞莽感受到了。他觀察著表妹柳兒的神態:柳兒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很是豐滿的身材,柳兒的豐滿中透出十八九歲女孩的成熟與結實。但在那個早上表妹柳兒的神色顯得憔悴,儘管她剛剛化過妝,但她的臉上流露著難以掩飾的憔悴,長長的睫毛耷拉著,美麗的眼眸因為側著臉而見不著一絲光彩。聞莽對於表妹柳兒即將離去感到無所適從,他在內心不希望表妹走,但在內心又希望表妹走。

在聞莽冇有說話之前,表妹柳兒就那麼一動不動地欠欠地坐在椅子的一角。聞莽看著她豐滿的臀部圓實而又成熟。聞莽突然有點傷心了。

問:能不能告訴我,你這次來乾什麼?

柳兒好像動了一下,但冇有抬起頭來也冇有回答。

聞莽感到了某種力不從心,他想表妹柳兒已經十八歲了而自己比她隻不過大一倍的歲數為什麼會像相隔了幾代人那樣難以交流溝通,聞莽對他與柳兒的溝通在這個早上冇有一點點的信心。

甚至她這麼近坐在視線裡也不能引起她多說幾句話,聞莽感到了失敗,他很想鑽出失敗的隧道。

於是聞莽問:柳兒?

柳兒很細的聲音:嗯?

聞莽說:能不能告訴我,你這次來,有冇有打算再也不回家了?

柳兒低下頭去,冇有回答。

聞莽隻好猜度著代她回答:有這個打算是不是?你肯定有這個打算。你前幾天回家,我想姨叔姨嬸一定罵了你幾天,他們一定會責罵你,你也一定在家裡後悔不迭。你知道在這裡好,你可以學電腦,可以看書看電視,有吃有穿,冇事做的時候可以逛街,你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過城裡人的生活,你是不是有點後悔呢?後悔自己不該回家的,對不對?

柳兒抬起頭,一雙美麗的眼睛圓睜著,毫無目的地看了一眼牆。偏過頭,看了一眼床上的聞莽,收回視線,看自己的膝蓋。

聞莽說:我不懂你為什麼不和我說話。

柳兒不吱聲。

聞莽說:你和你同歲數的女孩也不說話嗎?和你父母也不說話?

柳兒不做反應。

聞莽絕望了。聞莽閉上眼睛。聞莽忽然感覺到此時柳兒的神態有點像他不久前死去的姑姑。他的姑姑是喝農藥自殺的,聞莽有次回老家正好撞上那個葬禮。當時聞莽哭了,在那個葬禮上聞莽想起姑姑活著時的漂亮與賢惠,姑姑對聞莽刻苦讀書考進城市總是滿口譽辭,姑姑是聞莽年幼心靈中一麵飄揚的旗幟。聞莽睜開眼睛,越看越覺得柳兒像逝去的姑姑。

臥室裡隻有窗外的雨聲很響很冷地傳進來。這個早上鄰居家的鋼琴冇有響起,彷彿整個世界都缺少交流一樣,柳兒的沉默讓聞莽覺得疲勞,稍後甚至產生了厭煩。

聞莽隻好閉上眼睛,說:要走,你就走吧。

柳兒起身離了臥室。柳兒帶上客廳的門。柳兒去廚房換鞋。柳兒帶上廚房的門。

此後隻有雨聲了。聞莽聽不到柳兒下樓的聲音。

1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