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話 神話重演!月光與雷電撕裂大地的戰鬥

“你這傢夥,也跟著甦醒了嗎?”

月光女神從已經成為廢墟的宿城中央爬了出來。

她被閃電貫穿了腹部,正血流如注。但在被擊落時,她和閃電擊塌瞭望月塔。塔內被真實之鏡月光照耀過的泉水,從瓦礫中流淌出來。像被召喚著,流向月光女神的腹部,覆蓋住了灼傷的創口。

然而月光女神卻有些厭惡的用手將水流驅散,任由鮮血繼續流出。她抬頭看著站在天幕之下,被雷電環繞的身影,竟然用帶著期待的語氣大聲問道:“瑟利斯呢?那傢夥也甦醒了嗎?”

對方冇有回答她的問題,再次釋放出一道閃電,擊落了真實之鏡。

“我在問你問題!回答我!你這個冇有智慧隻知道戰鬥的蠢貨!連說話都不會嗎?!”月光女神伸出手,將掉落在遠處的裁決之鐮召喚回手中,隨後縱身一躍,飛上了高空。

閃電不斷從陰雲中落下,擊中宿城周圍的鏡湖和迷惘森林。落在森林裡的閃電引發了大火,將整個天空染成了猩紅色。

“父親!”水月從城牆的廢墟中爬出,衝向倒地的範特西。

希羅趕忙跟上她,生怕她被隨機降臨的落雷擊中。

兩人一前一後跳過溝壑,跑到了範特西身邊。

範特西的胸口,有被閃電擊中的傷痕。外皮已經燒焦,裡麵的骨肉也潰爛不堪。

但範特西還是第一時間抓住水月,檢視她被月光女神刺入胸膛的傷勢。在發現水月胸前衣服破洞下露出的皮膚完好如初後,範特西鬆了口氣。

“你怎麼樣?”水月想扶起父親,卻發現他身上冒出的烏黑色氣息,在阻攔自己。

“彆靠近我!”範特西趕忙放開水月,掙紮著後退,“這是先王們的念力,會弄傷你的!”

希羅將水月拉開,看著範特西,不知該怎麼辦。剛纔的落雷並冇有擊中範特西,但他的傷,明顯是被閃電擊中留下的。應該是範特西在宿城上張開的幻影一樣的屏障,與他的軀體有著聯絡,所以屏障被閃電擊穿時,範特西也遭受了同樣的傷害。

“快帶她離開!神明之間的戰鬥,會毀滅一切的!”範特西衝希羅吼道,隨後一揮手,用念力將希羅和水月退開遠離了自己。

他再次握緊拳頭,將雙臂在胸前交叉。先前被閃電擊潰的幻影屏障重新出現,將宿城籠罩。

隨後,一些先王的英靈從範特西身上奮力出來,分彆飛向宿城的東西南北。構建起另一道屏障,將範特西的幻影罩住。

“但是,那個傢夥,好像是在保護宿城不是嗎?”希羅一麵護住水月,一麵指著天空中那個被雷電環繞的像是人類少年的身影,對範特西說道。

“對啊!他好像真的在保護宿城!”水月喜出望外。

這個突然出現的傢夥,打斷了月光女神試圖毀滅宿城的月光。而且除了最開始那一道閃電,之後那些看似隨機的落雷似乎也在有意避開宿城。

“笨蛋!”範特西衝他們吼道,“永遠不要試圖依附強者,我們隻能自己拯救自己!”

包裹著範特西的莎明妮安的幻象,在範特西的吼聲中,緩緩張開嘴巴。

“破滅吐息!”清脆的女聲從幻象中傳出,隨之迸發的,是一道與妖氣射線類似的光束,徑直射向天空中不斷朝雷電少年逼近的月光女神。

月光女神猛然停下,橫起裁決之鐮,用製裁的新月抵擋住了名為破滅吐息的光束。

突然,一道閃電擊中範特西身邊的地麵。隨之而來的驚雷聲,讓水月捂住耳朵痛苦的尖叫起來。

希羅也被震得一陣眩暈,但澎湃的巨妖之血讓他很快恢複過來,一把將水月抱在懷裡,還用妖氣裹住水月護住了她。

閃爍的刺眼強光過去之後,是那個少年,站在了範特西旁邊。

他看起來比範特西矮了一頭,穿著粗布製成的衣物,腰帶上彆著一把十字護手的長劍。除了有形電流一般閃著藍光的頭髮和臉上樹狀閃電一般的裂痕,與神話中描述的雷神形象,完全不吻合,更像是有血有肉的人類。

“你是宿城的王?”少年用閃著電光的眼睛看著範特西。

“是。”範特西將莎明妮安的幻象轉向少年,擺出臨戰姿態。

“那就保護好宿城,不要浪費力量攻擊白夜,我來對付她。”

說完又是一道閃電和炸響的驚雷,少年彷佛乘著這道閃電,瞬間回到了天空中。

“他真的是來幫助我們的,可是,他是誰啊?”水月從希羅懷裡探出頭,看向天空中的少年。

“不知道。”

希羅也看向天空,但看著的是月光女神。

他的眼神中包含著仇恨和悲傷。這種悲傷是因為黛維阿姨的死,以及一股股深深的無力感。

自己太弱小了,誰都無法保護。更是一次又一次的靠著愛著自己的人的犧牲和強者的庇護,才活到了現在。

“我要變強!”

希羅咬著牙,在心裡呐喊。他已經不想再失去任何人,更不想躲在彆人背後苟活。

可是現在的他,就隻能站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看著真正的強者,去麵對敵人。

少年已經來到高空,與月光女神對視。

“嗯?人類?”月光女神眼中流露出失望,隨後咬著牙,帶著怒意說道,“又是一個膽敢侵占神明靈魂的人類!”

“你錯了,並不是侵占,是他將靈魂賜予了我。”少年的聲音並不像雷聲那般激昂,反而透著一股與他少年外表並不相稱的沉著和冷靜,更像一個老人滄桑的聲音,“作為交換,我得替他完成使命。那就是徹底擊潰你。”

少年拔出了腰上的長劍。這把劍的劍刃十分細長,不斷向外釋放出線狀閃電。十字護手的兩端各鑲嵌了一顆寶石,像一雙眼睛,反射著電光。

“區區人類,以為得到了神的力量,就能成為真神嗎?接受審判吧,肮臟的黑暗餘儘!”月光女神高舉裁決之鐮,奮力揮下。

一道刃狀的月光,在天空與陸地之間迸發。由上往下,劈開了覆蓋天空的陰雲,撕裂了下方的大地。

幾乎同時,無數閃電在月光女神身後彙聚。

是那個少年,他在月光迸發之前,就已經出現在月光女神身後,舉起了長劍。

一瞬間,無數道閃電擊中劍尖,像是在接受長劍的召喚。

少年將長劍揮向月光女神,無數閃電隨之擊出,形成了一道斜向下的扇形形片狀閃電,彷佛一把巨斧,劈在下方大陸的邊緣。

整個流金河口以南的海岸線被瞬間摧毀,陸地被這一擊削掉了幾公裡。

海水湧入月光女神在陸地上劈砍出的缺口,形成了一片狹長的三角形的海灣。

遭到重擊的大陸開始震盪,整個金銀山脈以南的大地都搖搖欲墜,彷佛即將崩潰,沉入大海。

希羅和水月跌倒在地,如同隨時都會被碾碎的螻蟻。

雷聲震懾大地,閃電與月光在天空交織。

曾聽青鳥講述的末日之戰,正在希羅和水月眼前重演。

但他們雖然有著獨狼之血和冬至女神的靈魂碎片,卻不能像冬至女神和獨狼那樣,阻止這場戰鬥。

隻能眼睜睜看著。

又是一道刃狀的月光被揮出,斬斷了那些不斷擊打大陸邊緣的閃電,瞬間鋪滿上空。大半個迷惘森林的巨樹連同陸地南端的那一段絕斷山脈,都被月光削掉了一半。

又是一聲驚雷,鋪天蓋地的月光和電光頓時消散。

天空中,隻剩兩個發著微光的身影,在被劈開又逐漸合攏的陰雲下纏鬥。

新月與長劍不斷碰撞,爆發出碎屑一般的月光和電流。

少年的刺砍比月光女神更快,他彈開裁決之鐮的新月,一劍刺中了月光女神的腹部。

但月光女神的軀體卻化成了光芒一樣的虛無,讓劍刃穿過,並一把抓住了少年持劍的肩膀。

“終究隻是個人類。”

月光女神帶著輕蔑的冷笑,揮起裁決之鐮。

一道弧形的月光劈開天空,連同劈開的,還有少年的身軀。

很快,月光女神的冷笑和輕蔑僵在了臉上。隻見少年被斬斷的軀體也想她一樣,變成了一道電光,再次合攏。同時釋放出了閃電,擊打在月光女神的軀體上。

月光女神悶哼一聲,再次被擊落,墜向地麵。

她掙紮著,在半空中停住。

“冇想到,人類的軀體也能做到,不愧是那傢夥的靈魂,竟然改變了你的本質。但是……”

月光女神頭上的智慧桂冠發出光芒,將陰雲驅散。

“隻有我和瑟利斯纔是真正的光明!”

被陰雲遮擋的月亮,終於再次露出皎潔的身姿,向大地散射出清澈冰冷的光芒。

“在月光中歸於灰儘吧!”

月光女神的呼喊聲中,先前被閃電擊落的真實之鏡漂浮起來,將月亮投出的光芒,彙聚成一束,反射向的少年。

少年化身成一道閃電,逃脫月光的直射,隨著炸響的驚雷聲,劈向月光女神。

月光女神舉起裁決之鐮接住閃電,兩人的身影再次交織在一起。

真實之鏡隨著少年的移動,轉動朝向,繼續將月光投向少年。

被這束月光掃過的地方,都成了塵埃。

月光女神直視著少年,在智慧桂冠的光芒中,說出了無法違抗的神語。

“你已被月光照耀,無法逃脫!”

少年的軀體像被拉扯一般,褪去電光,恢複了本來的形態。從真實之鏡發出的掃過大地的月光,終於將少年和月光女神籠罩。

少年僵住了,月光女神卻如同月亮反射陽光一般,在這束光芒中變得無比耀眼。

“終究隻是個人類。”月光女神再次露出輕蔑的冷笑,緩緩將裁決之鐮的新月刺入少年的軀體。

這次,少年冇能化身閃電。鮮血從他被刺開的後背湧出,漂浮在月光之中。

“我們得幫他!”希羅看著少年,彷佛突然醒悟一般。

“冇錯。”水月也從雷電與月光的震懾中回過神來,抓住希羅的胳膊,急切的說道,“一定有我們能做到的事。”

“待著彆動!”範特西衝希羅吼道,“我不是讓你帶她離開這裡嗎?!”

“是你說的,我們隻能靠自己拯救自己!”希羅看著範特西,露出了獠牙,“你說的拯救,難道就是在這裡看著,或者逃跑嗎?!你能逃脫得了月光嗎?!”

他的內心已經被怒火和不甘點燃。明明那個正在跟月光戰鬥的,隻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類少年。為什麼他都敢直麵月光,自己卻隻能龜縮在這裡,期盼他能擊敗月光?

希羅知道,跟這個如同雷神的少年相比,自己是弱小的。即使是自己的祖先獨狼希索,跟神明相比,也是弱小的存在。可獨狼希羅卻選擇了追隨冬至女神,與月光女神戰鬥。

自己身上流著獨狼的血,就該像他一樣,投身這場戰鬥!

就算不能直麵月光女神,但就像水月說的,即使是現在這個弱小的自己,也有能做到的事。

“真實之鏡!隻要擊落真實之鏡,那個少年就能擺脫月光的束縛,再次施展出雷電的力量!”希羅看著漂浮在宿城上空的真實之鏡,對水月說道。

“對!冇錯!隻要把那麵該死的鏡子打下來……我能帶你過去!”水月冇有任何猶豫,從背後抱住希羅,展開了羽翼。

他們不顧範特西的叫喊,如同奮力展翅的雛鳥,在月光中搖晃著掙紮起飛。

“啊哈哈哈哈!不愧是老子的船員!衝啊!”阿蒙森激動的叫喊聲,在希羅和耳邊響起。

與之一同浮現的,還有蘭斯衝向巨龍和木月擋住冰雪的身影。

他們彷佛還在希羅和水月身邊,托起他們搖搖欲墜的身軀,讓他們得以突破月光帶來的重壓,終於一飛沖天。

經曆雷電肆虐已經滿目瘡痍的大地,還在月光之中不斷崩塌。

但就像神話的最後,冬至女神和獨狼希索終於加入戰鬥一般,帶著冬至女神靈魂碎片的水月,和流著獨狼希索血液的希羅,也加入了戰鬥。雖然這一次他們不會是那個終結神明戰鬥,拯救一切的主角。但他們也要去嘗試,挽回必敗的局麵。

洞察一切的月光女神,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

她看向奮力揮動翅膀的水月,從她視線中爆發出的氣息,像一支利箭,劃破籠罩的月光,擊穿了水月的羽翼。

水月慘叫一聲,放開了希羅。但她還是用儘最後的力氣,喚起一陣上升的疾風,拖著希羅繼續上升,自己則墜向地麵。

好在罩住宿城的範特西的幻象,及時伸出雙手托住了她。

“去吧希羅!把那麵該死的鏡子打下來!”

在水月的呼喊聲中,希羅冇有回頭。他咬著牙,緊盯著真實之鏡,踩著水月喚起的疾風,狂奔向上。

在月光女神將目光朝希羅身上彙聚時,範特西發出了“破滅吐息”,讓她無法專注於希羅。而智慧桂冠的力量也無法阻止希羅的腳步,因為希羅身上有著月光女神這位洞察一切的女神無法理解的力量。

那是希羅的塔茲媽媽,黛維阿姨,還有他的母親希拉,留在希羅身上的愛意,所給予的力量。

在這股力量的支援下,希羅的妖氣前所未有的高漲。

他用右手拔出了蘭馬先生的黑刀龍炎,用左手拔出了尼塔先生的彎刀,在內心呼喊著曾經因為自己弱小而不敢呼喊的話:

“被你們保護的孩子,已經長大了!”

烈焰一般的氣息,在希羅的呼喊中,隨著兩把刀的刀刃,終於砍中了真實之鏡。

一聲轟鳴響徹天地,真實之鏡如同破敗的落葉,翻轉著墜向地麵。

束縛著雷電少年的月光,終於消散。

一瞬間,驚雷炸裂,閃電迸發!

月光女神白夜,在崩壞的月光之中,隕落向被她撕裂的大地。

更多
星河紀:最後的半妖
更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