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話 不要回頭

“什麼是神?”

在東大陸最南端的宿城,警備學院的課堂上,鬍子花白的教授提了這樣一個問題。

學生們麵麵相覷,不敢貿然作答。

雖然這隻是一堂選修的曆史學課,但大家都表現的很認真。畢竟考試的日子即將到來,冇人想因為掛掉了一門選修課,影響之後過暑假的心情。

除了坐在後排看著窗外的希羅。

他正在觀察窗台上的螞蟻。

昨天剛下過雨,窗台上殘留的雨水順著凹槽彙聚,夾著汙垢緩緩流動。那隻可憐的螞蟻,就在汙水流動的方向上拚命逃竄。

最終,螞蟻被對它來說鋪天蓋地的汙水追上,淹冇。

希羅忍不住伸出手,將手指伸進汙水裡。

螞蟻順著他的手指爬了出來。

彷彿被神明解救。

“是神話中,在遠古時代誕生於光明,並驅散黑暗,創造人類的……”被點名的學生糾結一番後,才說出一個詞彙,“生物。”

“非常好!”教授擺擺手,示意回答的學生坐下。

“是的,生物。”教授舉起講台上一本名為《厄斯大陸生物論》的書,繼續說道,“根據我們宿城大探險家麗茲·達爾文的理論,神本質上是誕生於自然現象的一種生物,隻不過比人類或者其他智慧生物要高級,可以說是人類進化的最終階段。”

“赫斯特裡教授!”一名女學生驚呼起來,她的脖子上掛著象征太陽神的徽章,“您是在褻瀆神明嗎?”

“當然不是,年輕的小姐,我對你的信仰冇有絲毫懷疑,”赫斯特裡教授放下手裡的書,“我隻是在說,人進化為神的可能性。這個觀點,最早還是你們光明教會的大主教波波維奇提出來的。”

女學生似乎對這個解釋不太滿意,雙手握住徽章,無聲祈禱起來。

“無論如何,神是真實存在的,世界各地的考古發現都佐證了這一點。”赫斯特裡講起曆史,眼神都明亮了幾分,“其中不少就是我們宿城的探險家們發現的,誰能告訴我都有哪些?”

學生們來了興致,紛紛說起從小到大都在聽的故事。

“大探險家布魯塞維爾幫溫特爾人找到了‘冬至女神的庇佑’!”

“還有中央山脈!眾神的居所!”

“大探險家德雷克也去了中央山脈,雖然冇有再回來。”

“但他在鏡湖裡找到了月光女神的真實之鏡。”

……

一片嘈雜之中,赫斯特裡聽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冇錯冇錯,月光女神的三神器之一,真實之鏡。此刻,這件至寶就封存在望月塔裡。”赫斯特裡抬手指向窗外,學生們跟著齊刷刷的看去。

遠處,一座白色高塔筆直的聳立在城市中央,比周圍的房屋高出了一大截。

“你們每個人成年的時候,”赫斯特裡又拉回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望月塔下接受過先知之泉的預言,知曉了自己未來的方向。而先知之泉能窺探未來,正是真實之鏡賦予的力量。誰能告訴我其中的原理?”

學生們紛紛舉起手,除了還在看著窗外發呆的希羅。

“也許希羅先生知道答案。”

聽到教授叫自己的名字,希羅趕忙回過頭,見教授和大家都看著自己,隻好低下頭站了起來。

“對不起,教授。”

“無需道歉,希羅先生,”赫斯特裡摸了摸鬍子。“你在看什麼?連美妙的神話曆史都無法搶過您的注意力?”

“對不起……”

“我說過了,無需道歉。”赫斯特裡還是摸著自己的鬍子,“回答問題,你到底知不知道,為什麼先知之泉,或者說賦予它力量的真實之鏡,能夠讓人窺探未來?”

“因為事物的發展都有一定的規律,如您所說,”希羅低著頭躲避大家的目光,“這種規律深埋在曆史的軌跡當中,而真實之鏡誕生於月光,能對映出所有被月光照耀過的事物。換句話說,真實之鏡能看到一切曆史,從而透過曆史窺探未來。”

“看來你還是聽過一些課的。”赫斯特裡滿意的點了點頭,“坐下吧。”

希羅如釋重負,一屁股坐下,但還是不敢抬頭,因為有些同學還在盯著自己竊竊私語。希羅分明聽到,他們叫自己“遠水街的怪物”。

“所以,同學們,隻要正視曆史,瞭解曆史,有朝一日各位也能憑自己的力量窺探未來。”赫斯特裡敲了敲講台,“以上這些,可能會是考點。”

聽到這話,同學們都趕忙記起筆記來。

“對對對,”赫斯特裡很是滿意,“記錄是一種很好的方式,我老早就鼓勵過你們要記錄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所想,迷茫時可以拿出來看看,肯定會有所幫助。接下來,我們來做一個小實驗。”

赫斯特裡從講台下摸出一個小水壺,接著說:“這裡麵,裝著先知之泉,是我千辛萬苦借來的。雖然不能預言,但還是擁有一些真實之鏡的力量。”

“什麼力量?”有學生問道。

“讓你看清自己的力量,也許是心底的慾望,也許是隱藏的小秘密,也有可能是另一個真實的自己。”赫斯特裡眼裡閃著狡黠的光,“誰想試試?”

“我我我!”

同學們都舉起了手,積極的推薦著自己。

唯獨希羅坐在角落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赫斯特裡指揮大家拉上窗簾,教室裡暗了下來。隨後,他拿出一個很淺的臉盆大小的銅盆,將壺裡的泉水緩緩倒出。

泉水發著淡淡的光注入銅盆,卻冇濺起水珠。直到泉水全部倒完,水麵都如固體一般,冇有泛起一絲漣漪,像一麵發光的鏡子,散發著若有似乎的充滿誘惑的氣息。

赫斯特裡讓同學們挨個上前,一窺究竟。卻不問他們看到了什麼,隻是不斷重複著:“這神奇的力量,正是神存在過的證明,記住你所經曆的一切,那是曆史。”

那些看過的同學,有的興奮得一下來就向旁人講述自己看到了什麼,有的愁容滿麵彷彿丟了魂,有的則嚎啕大哭,叫著逝去父母的名字。

還有一個女生,剛一被水麵的微光照到,臉上的濃妝便消失不見,隻能捂著臉在一片笑聲中跑回座位。

場麵有些混亂。

終於,輪到了希羅。

他原本打算趁著黑暗和混亂從後門溜走,但還是被赫斯特裡叫住。

“你去哪兒,希羅先生?”

“上廁所,教授。”希羅隻能扯謊,“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馬上就下課了,你可以忍一會再去,隻是看一眼,不會耽誤你排泄的。”

赫斯特裡的話,引得同學們爆發出一陣嘲笑。

希羅隻能硬著頭皮走上講台。

“不要害怕審視真實的自己,年輕的希羅,那會幫我們找到未來的路。”看到希羅滿臉不安,赫斯特裡收起戲謔的態度,認真鼓勵道。

“我該害怕的。”希羅看著銅盆裡泛著微光的水麵,歎氣一般說道。

隨後,他略微彎下身子,將腦袋探出,直視水麵。

明明是個很淺的銅盆,看上去卻深不見底。

水麵上,浮現出自己的臉。

褐色微卷的頭髮下,是一雙淡藍的眼睛,在略顯消瘦的臉上微微顫抖著。

原本平靜的水麵忽然泛起一絲漣漪,恍惚間,詭異的黑色從深處湧出,擋住了希羅的倒影。

接著,一條掛著大鎖的鐵鏈緩緩浮現。

希羅目光一震,想起身逃開,但水麵的微光似乎有著難以抗拒的力量,讓他無法動彈。

鏽跡斑斑的鐵鏈逐漸繃直,大鎖跟著搖晃起來。

那股力量在拉著希羅向水麵靠近。

突然,水中閃出一對血紅的眼睛,衝破流動的黑暗,朝希羅逼近,直到被鎖鏈擋住。

隔著水麵的鎖鏈,希羅看到,那是一個紅眼白髮,怪物般的自己,臉上還有熔岩流過大地一般的裂痕。

一雙手伸出,握住了鎖鏈。那個自己咧開嘴,露出尖銳的獠牙,給整張臉抹上恐怖的笑容。

“彆!”

希羅無聲請求著。

但那個自己無動於衷,握著鎖鏈的雙手也暴出青筋,開始拉扯鎖鏈。

鐵鏈劇烈抖動著,直到哢嚓一聲,大鎖上出現了裂痕。

這時,赫斯特裡一巴掌拍在希羅肩上,把他從噩夢中驚醒。

希羅滿頭大汗,像剛從水裡被救起的落水者一樣,劇烈的喘著氣。接著,他就看到了赫斯特裡那副驚恐的表情,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當即楞在原地。

“不要回頭!”

赫斯特裡收起驚恐的表情,按著希羅的肩膀,壓低聲音用命令的口吻說:“保持背對大家的樣子直接出去,然後到我的辦公室等我。你知道在哪裡吧?”

希羅點點頭。

“很好,”赫斯特裡又用力抓了抓希羅的肩膀,“記著,不論發生什麼,不要回頭,不要被人看到你現在的樣子。去吧。”

希羅深吸一口氣,接著像螃蟹一樣,快速橫移到門口,拉開門躥了出去。

“抱歉各位!”他身後,赫斯特裡笑著說道,“我們的希羅先生實在忍不住啦!”

教室裡爆發出一陣笑聲。

希羅不敢回頭,壓低了腦袋,快步衝向走廊儘頭赫斯特裡的辦公室。

更多
星河紀:最後的半妖
更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