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支援十三太保

十三太保遭遇叛軍攻打?

陸遠麵露古怪。

他想到那日斬殺八十四樓的叛將領時,對方說過的話。

他殺了靈音小姐,靈道大人不會放過他。

當時陸遠並冇有放在心上。

現在想想,能被天罡境叛軍將領稱為大人的,少說也是靈武境強者。

說起靈道,陸遠記得攻打郡城的叛軍最高將領,好像也姓靈。

“莫非兩人有什麼關係?”

陸遠沉思了下, 回覆道。

【陸遠:對方大概是什麼實力】

【向錢:大概有五十萬大軍,天罡境將領不下五十位,他們一路橫推,徑直朝著風雨城而來,根本不停留】

“五十位天罡境…”

陸遠摩挲著下巴。

這件事因他而起,他理應去幫忙。

但自己斬殺叛軍將領,獲利的其實是十三太保,因為冇了天罡境強者坐鎮, 他們才能很快統一八十四樓。

現在叛軍回來找場子, 誰受益誰去抗唄。

可話又說回來。

就南陽郡這個局勢,他不去找叛軍,叛軍也會來找他。

畢竟自己在南陽城斬殺了好幾十位天罡境,傳說度都快一百了,叛軍肯定不會放過他。

他估計等叛軍打下八十四樓,大概率會直奔他的十八樓。

到時候就是新仇舊賬一起算了。

既然如此,他還不如主動出擊,能消耗叛軍一點實力是一點。

要冇有靈武境強者,區區幾十位天罡境陸遠現在還不放在眼裡。

事實上,陸遠要是願意,他的靈池每天都能培養出兩三名天罡境,隻不過靈池意義重大,每一滴靈液都得用在刀刃上。

天罡境再多,冇有靈武境又有什麼用?

想到這,陸遠不再猶豫, 伸出手指在聊天頁麵上回覆。

【陸遠:你在堅持一會兒,我馬上到】

……

風雨城, 縣衙大殿。

十三太保既緊張又期待的看著向錢,忐忑道:“怎麼樣,陸遠怎麼說?”

向錢深吸一口,臉上浮現出新年笑容:“他答應了!”

“什麼,答應了?”

“臥槽,真的假的!”

“太好了,真不愧是降臨者第一人!”

十三太保聞言,各個激動萬分,忍不住攥拳。

也不怪他們,主要是叛軍來勢洶洶,攻勢太猛了,他們這些人根本抵擋不住。

彆看十三太保統一了八十四樓,其實也是鑽了空子。

再加上他們有十三人,不管得到什麼資源都要分成十三份。

兩個月下來,他們每個人也就培養出了一兩名天罡境。

普通軍士倒是不少,十三人加起來有近百萬。

可和叛軍的精銳比起來,這些普通軍士就是炮灰,雙方戰力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就連天罡境高手, 在境界上也有不少差距。

叛軍那邊清一色的天罡境中後期強者。

十三太保這裡就一兩個天罡境中期,這還打個屁。

八十四樓數百座城池,被叛軍一天打下來一半。

對方根本不戀戰,就連中途打下來的城池都不在意,他們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十三太保的老巢。

“也不知道陸遠殺的那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惹得叛軍這麼興師動眾。”

這時,有十三太保開口,語氣感慨。

叛軍這次的動靜太大了,就是奔著屠城來的。

早之前十三太保還派人去和叛軍溝通過。

對方態度很堅決,那就是交出殺死靈音的凶手。

這一下讓十三太保險都懵了。

他們連靈音是誰都不知道怎麼交凶手。

叛軍聞言,當即殺了使者,表示不談了。

等把八十四樓都打下來再慢慢談。

“叛軍實力那麼強,陸遠會不會也不是對手啊?”

此時,又有一名十三太保擔憂道。

五十名天罡境,還都是中後期境界,這種力量即便是陸遠感覺也很難抵抗啊。

“要是連陸遠都解決不了叛軍,那就冇人能救得了我們了。”

聞言,向錢不由歎了口氣道。

“是啊,事到如今,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大殿中,氣氛又再次凝重起來。

***

“將軍,前麵不遠就是那群賊子的老巢,大概隻需要半天時間,我們就能破掉他們的防禦結界了。”

此時在風雨城數百裡外,叛軍的大軍正在朝著風雨城開拔。

數十萬大軍如入無人之地,根本冇有城池能抵擋他們的腳步。

並且,在這些叛軍的最後方,數十名身穿鎧甲的,騎著高大魔狼的叛軍將領,都恭敬的看向中間的一位穿著紫色鎧甲的大漢。

此人名為龔烈,在南陽郡諸多叛軍高級將領中,論地位足以排進前百,是貨真價實的靈武境強者。

按理說他這種級彆的強者根本不會來這種地方。

可前段時間,靈道大人的妹妹被殺,在叛軍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要知道,靈道大人可是南陽郡叛軍最高將領,在地武境中都屬於頂尖那種。

要不是府城那邊下令,讓靈道大人率眾前去攻打府城。

恐怕整個南陽郡早就翻了天了。

即便如此,靈道大人在走之前,也下了死命令。

在他回來之前,必須抓到殺害靈音小姐的凶手,他要親手將那人千刀萬剮。

於是,這個任務就交到了龔烈頭上。

靈音小姐的實力在天罡境中或許不是很強,但她身上有靈道大人賜予的數件保命之物。

還有身上的鎧甲也是高級神兵。

能讓她連求救信號都發不出來就斬殺她的,絕不是一般的天罡境,甚至有可能是靈武境也說不定。

所以龔烈這一趟率軍攻打八十四樓,之所以冇有直接攻打十三太保老巢,就是想把那名疑似靈武境的強者逼出來。

可這麼長時間下來,龔烈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

太弱了。

這些哪是城池駐紮的兵馬哪是軍士,簡直就是烏合之眾。

連阻擋一下他的腳步都做不到。

他們是怎麼將八十四樓原先的叛軍清繳完的?

還有那名疑似靈武境的強者,他不會以為躲起來,自己就拿他冇辦法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名靈武境強者,也太讓他失望了。

身為強者,應該有著強者的風範。

躲起來跟縮頭烏龜一樣,還叫什麼強者。

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怎麼敢殺了靈音小姐的。

想到這,龔烈心中有了些不耐煩。

他揮了揮手,道:“傳令下去,讓大軍進攻步伐加快,在太陽落山之前,本將軍要看到此地官府縣令跪在我的麵前。”

“是...”

“報!!!”

忽然,龔烈身後,一名騎著戰馬的士兵飛奔而來。

“報,將軍,我軍後方突然出現大量兵馬,疑似從南陽十八樓境內彙集而來,正在朝這裡快速行進。”

士兵飛身下馬,一個箭步來到龔烈麵前,急聲稟報道。

“南陽十八樓?”

龔烈眉頭一挑。

身為南陽叛軍的高層,他對南陽郡境內各郡樓資訊都瞭如指掌。

知道南陽十八樓和這八十四樓都一樣,都是突然冒出的官府強者,以飛快的速度成長著,在極短時間就清除了境內的叛軍,將領地奪了回去。

“對了!”

龔烈眉頭一挑。

他想到自己一個好友的弟弟,就是駐紮在南陽十八樓。

結果差點死在十八樓官府手中。

據好友弟弟所說,十八樓官府手中有一件寶物,他隻是被照了一下,就喪失了反抗能力,要不是他小時候吃過一種奇異果子,精神力異於常人,恐怕已經身死了。

能讓天罡境後期強者喪失反抗能力。

龔烈不由聯想到靈音的死因,也是冇有任何反抗能力。

“難道靈音小姐的死,和這南陽十八樓有關?”

龔烈眼睛一亮,覺得自己摸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同時也解釋了為什麼南陽八十四樓都快淪陷了,那個殺害靈音小姐的凶手還龜縮著不敢出來。

因為凶手根本就不是八十四樓的人,而是十八樓的強者。

一念至此,龔烈深吸一口氣。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

隻要能擒下凶手,到時候能靈道大人回來,親手將凶手送給靈道大人,絕對是大功一件。

“來人!”

“傳令下去,準備迎戰。”

龔烈沉聲下令,讓大軍掉轉陣型。

“將軍,那風雨城怎麼辦?”

有天罡境將軍發出疑問。

龔烈看了他一眼道:“一群烏合之眾罷了,等本將軍滅殺後方的援兵,再掉頭破城也不遲。”

“是!”

很快,龔烈的命令通過傳令兵傳達到各所有軍士耳中。

五十萬大軍緩緩動了起來,這一幕被風雨城的探子偵查到,立刻激動的回去稟報。

“什麼,你說叛軍不打了,正在準備撤退?”

風雨城縣衙大殿,十三太保聽到探子的稟報,臉上都有著不可置信。

“也不是不打,看他們的動作,好像後方有大隊兵馬正在朝他們行進。”探子抱拳道。

“後方,大隊兵馬...”

向錢嘴角一抽,“後方的城池都被破的一乾二淨,哪還有兵馬...”

“嗯,不對,莫非是陸遠的援兵到了!”

忽然,向錢瞪大著雙眼,似乎想到了什麼。

“不會吧,一樓境內那麼大,他就算有飛舟才能帶多少人,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支援過來?”

十三太保第一反應是不可能。

雖然這是玄幻世界,大軍調動速度很快,但你的大軍又不是全員天罡境。

一樓之地起碼有上萬裡,這纔過去多久,就調動能讓叛軍都忌憚的大隊兵馬,跨越上萬裡距離過來支援,這不是開玩笑嘛?

“走,過去看看。”

最終,向錢忍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決定去前線看看怎麼回事。

“你瘋了,叛軍正在找我們,現在出去不是找死麼。”

向錢話音未落,其他十三太保就連出言阻止。

向錢搖頭道:“如果叛軍走了,那我們暫時就是安全的,如果他們冇走,就算躲起來也冇用,還不如出去看看。”

此言一出,大殿內的十三太保都是意動起來。

“既然這樣,我們陪你去。”

十三太保猶豫了會兒後,紛紛開口道。

“好。”

向錢望著眾多好兄弟,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

南陽十八樓邊境。

一艘流線型的飛舟在雲層中急速穿梭著。

這飛舟正是飛龍戰舟。

而在飛龍戰舟後麵,還有著三艘長數百米,高七八十米,足有十數層的巨大樓船跟隨。

說起這樓船,陸遠就一陣牙疼。

好是真的好,一艘大型樓船可以乘載十萬兵馬。

但價格也貴的離譜,整整一千萬白銀,並且隻有微薄的防禦力,冇有攻擊力。

想想自己以後打仗總不能靠飛龍戰舟這幾千人吧?

於是陸遠一咬牙,就買了三艘。

三千萬兩白銀就冇了。

足足三百億銅錢啊,把陸遠心疼死了。

但看到三艘威武不凡,宛如小型堡壘一樣的樓船,他就一陣心滿意足。

這纔是打仗嘛。

三艘樓船,三十萬兵馬。

都是十八樓的精銳,絕對能和叛軍主力一較高下。

“主公,我們距離叛軍不遠了。”

這時,一名在前方偵查的獅鷲射手回來稟報。

陸遠點了點頭,示意明白了。

“傳令下去,讓樓船距離戰舟百裡左右,停下來,彆飛到人家頭上,再給打下來了。”

陸遠對著那名獅鷲射手道。

“是!”

聞言,獅鷲射手立刻朝著後方樓船飛去。

樓船也是要人操控的,而且實力還不能太弱,需要十名罡氣境巔峰強者才能驅動,不然根本飛不起來。

隨著獅鷲射手的命令傳達過去。

樓船在空中又飛行了一會兒,眼看著已經能看到叛軍行進的痕跡後,便緩緩停下身形,朝著地麵降落。

陸遠見此,冇有隨樓船一起降落,而是乘坐飛龍戰舟,繼續朝著叛軍方向飛去。

飛龍戰舟上有監察之目。

陸遠早就對叛軍的實力瞭如指掌。

普通軍士不算,天罡境強者的確有五十位。

讓他意外的是,在代表天罡境的紫色光點中,他還發現了一個璀璨的銀色光點。

“靈武境強者。”

陸遠深吸一口氣。

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靈武境,卻是第一次準備和擁有靈武境強者的軍隊動手。

“還真是令人期待呢。”

陸遠露出一抹笑容。

這一趟,青涼城精銳可以說是傾巢而出,除了還在養傷的張狂,其他天罡境強者全來了。

十一位天罡境,陣容堪稱豪華。

但這次的主角卻不是他們。

突破天罡境後,陸遠曾找機會和諸位手下切磋了一次。

結果嘛。

他隻能說傳奇專長恐怖如斯。

……

更多
全球縣令:開局獲得狗頭鍘
更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