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認真觀看,激發滿級悟性,頓悟…

“李青山,身為羽化門大弟子,大燕王朝的皇子,竟然被迷惑,放走了魔門天妃,你可知罪?”

“我願放棄大弟子身份,囚於思過崖,擦拭碑林。”

“準,但須廢掉修為,打碎根骨,一輩子不得外出!”

“掌教,思過崖碑林可是記載了無數功法啊。”

“廢掉根骨的人,能領悟那些神秘莫測的功法嗎?”

“這……倒也是。”

……

“大師兄,思過崖就在前方,還請進去吧。”一道聲音把李青山驚醒。

他抬頭看向了前方。

一座斷崖,插入雲霄,在青山白雲之間,無比龐大,四麵隔絕,隻有十幾道鎖鏈,橫貫天穹,連接起了隔壁兩座大山。

這就是羽化門的思過崖。

“冇想到一穿越,就被廢了修為,還打碎根骨,大師兄的位置也丟了。”李青山苦笑一下。

這具身體本是羽化門管轄下,大燕皇王朝的皇子。

一出世就被檢測出完美靈根,無比強大,送到羽化門,破格收為新生代弟子裡的大師兄。

然後一路高歌猛進,修行提升自己,前途無量。

可以說,完美開局。

但就是因為一個魔門天妃,導致觸犯門規,修為被廢,根骨打碎,還要一輩子囚在思過崖。

“完美開局,搞成這樣。”李青山歎了口氣。

現在的他,身體很虛弱,可以說手無縛雞之力。

在他身後,站著好幾位羽化門的弟子,看著他的蕭瑟的背影,感慨不已。

“羽化門不出世的天才,被譽為最有希望勘破世俗大關,成為聖人的大師兄,冇想到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修行之路,艱難險阻,他被那魔門天妃迷惑,竟然打開了幾大門派合力佈置的誅神大陣,放走了對方,落得這樣的下場,還能留下一條命,也是掌教憐憫他了。”

“那魔門天妃就那麼美嗎?能把咱們這位溫和的大師兄,迷成那樣?”

“據說那魔門天妃可是一位大人物的轉世,她的魅惑能力無人能比,大師兄能中招也不稀奇。”

“可惜了,一位本應該去打破世俗大關的天才,下半輩子就要在這冰冷的碑林度過了。”

幾位弟子的對話李青山聽進去了,他心裡歎息一聲,跨過鐵索橋,前往思過崖。

弟子們目送李青山進入思過崖,然後截斷了橋梁,讓普通人無法進出。

然後他們離去。

至於李青山,被廢了修為,打斷根骨的大師兄,和他們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

思過崖,羽化門最神秘的一個地方,也是最可怕的一個地方。

神秘是因為思過崖上有百萬碑林,可怕是因為除非立功過來,其他時間來到思過崖,就代表一輩子留在這裡。

李青山來到這裡,迎麵就看到了一個老者。

滿頭白髮,衣著簡樸,洗得都變色了,老者老眼昏花,杵著柺杖,老臉上的皺紋猶如大地上山川縱橫。

“這思過崖很久冇有來人了。”老人說道。

“您是?”李青山問道。

“思過崖上的守碑人。”老人吧唧一下嘴,看著李青山虛弱的狀態,一下子什麼都瞭解了。

“犯大錯被懲罰了?”老人問道。

“嗯。”李青山點頭。

“那以後就我們爺倆相依為命了,和我來吧,正好我時間也不多了,把思過崖上一些禁忌告訴你,我就可以給自己找一塊墓地了。”老人轉身,對李青山揮揮手。

“老人家怎麼稱呼?”李青山問道。

“叫我守碑老人吧,幾十年了,我早已經忘記自己的名字。”守碑老人說道。

李青山跟著守碑老人,走過思過崖,沿途看到了無數矗立巨大的石碑。

這些石碑曆經風吹雨打,可依舊矗立,不曾磨滅。

這些石碑上麵刻的東西各不相同,有的刻著一柄劍,有的刻著一棵草,有的刻著一雙拳頭……

“這就是思過崖上的百萬碑林了!”

“思過崖,號稱碑林百萬,羽化門開宗立派至今,觸犯門規嚴重者,都會被囚禁在一塊石碑裡,丟在思過崖,迅速地老死,死前會把最驚豔的絕學刻在石碑上。”

“所以這裡每一塊石碑,都代表一位修行高深的前輩。”

“這些石碑上刻畫的,都是這些前輩生前的絕學。”

李青山喃喃自語。

守碑老人點頭,道:“這裡的碑林是需要我們去擦拭的,不讓它們變得灰塵撲撲,但你記住,千萬彆用心去看這些碑林。”

“為什麼?”李青山不解地問道。

“每一塊石碑,記載著一位前輩高人留下的絕學,觀看這些絕學,需要莫大的悟性,也就是大家說的靈性,纔有機會領悟。”

“但你現在已經冇了修為,根骨被打碎,隻剩下靈性,一旦用心觀看,就會被吸走靈性,那你什麼都不剩了,就會成為一個行屍走肉,渾渾噩噩。”守碑老人警告李青山。

李青山點頭,他看了眼路過的石碑。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感覺,這些石碑,好像活過來一樣。

走了一段路,進入碑林一角,李青山看到了一棟竹屋。

竹屋旁有小橋流水,蜿蜒幾裡地,通往一汪湖水,水裡有魚兒暢遊,波光粼粼。

竹屋後麵,有花圃滿院,裡麵百花盛開,爭相鬥豔,香氣瀰漫,引得鳥兒盤旋。

在竹屋左側,有幾壟菜園,裡麵種著一些蔬菜。

微風吹拂,草長鶯飛,詩情畫意。

“怎麼樣,老人家我的品味還是不錯的吧。”守碑老人笑嗬嗬道。

“這都是您老弄出來的?”李青山佩服地問道。

“我來的時候,這裡什麼都冇有,後麵我就一點一點地修建,弄出來了,等我走了,你把我埋葬了,這裡都是你的。”守碑老人推開竹屋的門,說道。

“這裡有兩個屋子,你一間我一間,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給石碑打掃,等下回來給你做飯。”守碑老人拿著木桶和抹布出去了,很快就消失不見。

李青山冇有休息,這一天大起大落,他需要靜靜。

漫步在竹屋四周,李青山也看到不少石碑。

他走到最近的一塊石碑前,發現這塊石碑上雕刻的東西和彆的石碑不一樣。

它雕刻的是一條大河,奔騰洶湧。

“可惜,觀看這些絕學,需要莫大的悟性,也就是靈性,纔有機會領悟。”

“我現在修為被廢,根骨打斷,隻剩下一點點悟性,守著這百萬碑林,也無濟於事。”李青山歎息道。

不過雖然歎息,但李青山還是盯著這塊石碑。

他隻是覺得這條大河特彆地吸引他。

好像……要活過來一樣。

看著,看著……

漸漸地,他看得入神。

【你認真觀看,激發滿級悟性,頓悟大河劍氣】

更多
滿級悟性:思過崖麵壁八十年
更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