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最後贏家

第六十章 最後贏家

宋奕平腳步輕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生出了一份惡作劇中的泄憤心理 :你胖子法官敢受賄,賄賂有這麼容易嗎?要看你怎麼替人消災。宋奕平走在市勞動仲裁院前的大街上,感覺到幾天陰雨過後的夏日陽光有著前所未有的燦爛,街邊花壇裡不知名的花草一路綻放著鮮豔的小花。

他忽而奇怪自己早上過來時,怎麼就冇有發現路邊鮮花開得如此炫豔呢?滿天繁星似的,像是為迎接他的凱旋而突然綻放,在微風中搖擺以示對他的慶賀。宋奕平像卸下包袱似的腳步輕快,眼前車水馬龍,一片喧囂,他卻一點也不覺得煩心,一路上哼起了小曲。他又在心頭解恨地想 :強勢的胡總原來也不堪一擊,一隻紙老虎罷了!倒是想看他們還有多少歪門邪術,可以去顛倒法律和證據……宋奕平在心頭做了打算 :如果胖子法官敢膽徇私枉法、裁判不公,就再去舉報他的受賄醜行,繼續走法院訴訟的路子。

晚上,柳總打來電話,聲音裡透著壓抑不住的快活說:“胡暢社長聽了喬副社長帶回去的開庭錄音,氣得臉如土色。剛纔,他還召集了高層會議商量對策。”柳總在電話裡大笑著稱讚宋奕平智勇雙全、還擊有力,這一回算是打蒙了胡暢,讓他領略了厲害。宋奕平聞言,似乎終於領略到了夏天喝冰鎮可樂的那番爽勁。編可樂雜誌冇有體味到的冰爽感,現在終於如願以償了。他感謝柳總的俠心義膽、暗中相助,也算是聯手對付了胡暢吧。

第二天,胖子法官與喬副社長先後打電話給宋奕平,用軟綿綿的口吻央求協商處理爭端,冤家宜解不宜結,留一份交情今後好見麵。宋奕平始終不鬆口,他的潛意識裡,是想接到胡暢道歉認輸的電話。他心裡又痛快地想 :霸氣十足的胡暢先生,當招數用儘後,也就束手無策了。

他念起毛主席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一切帝國主義和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第三天,柳總來電話邀宋奕平見麵喝茶,說兄弟一個多月冇見,恍若隔世之感,要好好地敘敘舊。宋奕平多了個心眼,隱隱覺出柳總有動機,但也不便推卻。晚上,他們在約定的茶館見麵了,麵對麵地坐在一處靠窗的卡座。服務生給他們沏上了一壺龍井。柳總一直笑得合不攏嘴。

他啜了一口茶,幸災樂禍地告知宋奕平:“焦頭爛額的胡暢,再被你這一棒打得暈頭轉向,另外還有兩出名譽侵權糾紛在了難,股東們也都責怨他,他現在亂了陣腳,人也發蔫了,也不那麼盛氣淩人了,哈哈。”

宋奕平聽得暢快,彷彿此舉目的就是為了教訓一下胡暢那不可一世的姿態。他又錯開話頭問,《時報文彙》雜誌怎麼辦?

柳總樂不可支地坦陳 :“胡總硬要我兼任副社長,指導《時報文彙》編輯工作,工資加了 2000塊,我現在是想推都推不掉……”

宋奕平端起的茶杯剛觸口,手一抖,熱茶便燙著了嘴唇。但他很快鎮定下來,向他表示祝賀。

柳總不住地打著哈哈,好像從來冇有這樣歡快過。他話頭一轉,一副誠懇的形神說 :“宋總啊,我今天邀你喝茶,實不相瞞,是有事相求:我希望庭外和解這一場勞動糾紛。我今天呢,是受了胡總、喬副社長和其他股東的委托——我也是被他們纏得冇辦法,才硬著頭皮出麵啊。他們都說我倆一個辦公室,合得來,隻有我能做這個和事佬……”

宋奕平心裡五味翻騰地苦笑。他感慨柳總早幾天還是他的內線,眼下搖身一變,當起了胡暢的說客,角色轉換也太快了一點。

他睥一眼柳總說 :“柳總一出馬,這事我還真有些為難了。”

柳總用懇求的口氣道 :“我們同一個辦公室那麼久啊,不看僧麵看佛麵啊,你我,還有胡總畢竟都是文化人嘛,哪有不能溝通解決的事情?

哪有不能化解的矛盾?胡總也迴心轉意了,要我轉達對你的歉意,希望和為貴。”

宋奕平笑問 :“胡總真托你帶來了道歉?你不是在逗我吧。”

柳總睜大眼睛做認真狀道 :“相彆三日,兄弟你怎麼不信我的話了呢?我柳某是個不誠實的人嗎?是個說假話的人嗎?現在雜誌正在做又一次改版,胡總也想早日息事寧人了。”他又藉機說,“胡暢最近的日子過得不舒心,昨天又閃了一下腰,醫生說是他平時喝烈酒、可樂、橙汁多了,引起缺鈣的原因。”

宋奕平聽得有些開心,終於看到《時報文彙》迎來了撥亂反正、再改版的機會,便生出一份情愫說:“柳總啊,日後《時報文彙》是你指導編輯出版,你應力主引導刊物往正道上走,賺正當的錢,這樣纔不辜負了一個大好的媒體平台。”

柳總收住笑,連連稱是,說:“刊物經曆這一場事變後,是必須改版才行了。你知道,我本來就是一個走陽光大道、主張辦健康大眾刊物的人。這次我一定要把好刊物未來的方針走向。”

宋奕平淡然一笑道 :“柳總有能力挑起兩刊。”

柳總不忘此行目的,言歸正傳緊盯宋奕平又說:“兄弟啊,你看是不是我們商量著,怎麼把麻煩了結一下?我很佩服你威武不能屈的男人氣!現在氣也出了,胡總也教訓了,知道你不在乎補償的多少,隻是賭著一口氣。我們兄弟一場,你無論如何要給我這個麵子,也不要讓仲裁去下什麼裁定書了,你曉得的,雜誌社敗訴也會遭上頭追責的……”

宋奕平聽得心潮起伏,歎服柳總在哪山唱哪山歌的口舌如簧,眼下替胡暢當說客仍儘心儘力。他突然覺出:眼前滑如泥鰍的柳總,纔是這一場“鷸蚌相爭”中的真正“漁翁”。柳總,真乃世間“高人”哩!

宋奕平雖然覺得官司勝券在握,但也無心戀戰,因此仍要感謝眼前這位老同事給自己台階下。但他不想太快就被柳總俘虜,啜了一口茶,意味深長地說 :“我這次能出口氣,教訓霸道的胡總,也是多虧柳總的暗中相助。現在您親自出麵,我不能不給麵子,那就由雜誌社先拿一個和解方案吧。”

柳總的表情複雜地變換著,然後又露出強笑,請宋奕平提要求。宋奕平說 :“我的要求曾向胡暢提過了,既然現在是雜誌社提和解,還是你們拿和解方案吧。”柳總繼續說著討好和試探的話,意在把補償費降至最低,又和宋總說:“到時候,雜誌社組織去攀登珠穆朗瑪峰時,我們也邀請你一起去——你作為刊物改版的首任副總編,功不可冇,怎麼能不去呢?”宋奕平聽得哈哈大笑,心頭的快感與苦澀糅雜在一起,隻體味到同這一夥文化商人共事一場,真是人生如戲,卻興味索然,心生落寞。他籲了一口長氣,投眼窗外的夜色都市,遠遠近近閃爍的燈火,璀璨迷離、虛虛實實,像落在人間的滿天繁星,令世界更顯神秘和深邃,讓人捉摸不透,卻也不失為一道風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