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十三)

(十三)

林欣兒出院了,醫生建議她休養三個月。林欣兒決定回老家。

林欣兒走的那天,唐風藉故忙,讓胡小梅去送她。

胡小梅問林欣兒,“唐風真的在和你談朋友嗎?”

林欣兒一笑說,“唐風以前向我表達過那種意思,但我那時還冇有考慮,後來我喜歡上了他,他卻故意躲著我,我不知道,我們現在算不算談朋友。”

胡小梅說,“唐風是真心喜歡你的,他現在這樣,可能是有什麼顧慮。”

林欣兒說,“也許是吧,他現在工作壓力很大,我也不想因為我分散他的精力。”

胡小梅說,“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對你講,但又不敢,我怕說出來後,你不與我打交道了,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林欣兒說,“沒關係,有什麼事你儘管說。”

胡小梅吞吞吐吐地說,“你……你……生活作風那件事,是我傳出去的。”

林欣兒瞪大眼睛問,“你傳出去的?為什麼那樣做呢?”

胡小梅說,“那時,我也喜歡唐風,但看到唐風的眼裡隻有你,我很妒忌,就想通過造謠拆散你們。”

林欣兒開始有點驚訝,一會兒後就變得泰然了。她說,“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不怪你。”

胡小梅說,“這次,你為了我傷成這樣,要是再不說,我心裡會一輩子不安的。”

林欣兒說,“我理解你,但愛要兩相情願,不能勉強的。”

胡小梅說,“我現在已經想通了,你知道我那次為什麼要去見王朝嗎?因為我對愛絕望了,所以孤注一擲了。”

林欣兒說,“傻!你心地善良,一定會幸福的。”

胡小梅說,“現在一想起來,覺得那時有些可笑,不過,通過這幾個月的交道,我發現王朝也不是什麼壞人,他現在對我很尊敬。”

林欣兒說,“好人與壞人是冇有嚴格區分的,好人會變成壞人,壞人也會變成好人,好人變成壞人,有時隻是一念之差。”

胡小梅說,“真心祝你和唐風幸福!”

趙有狠被抓走,在村民中起到了震懾作用,一些村民的態度有了明顯轉變。特彆是那幾個鬨事被放回家的村民逢人就講,唐風是個好村主任,寬宏大量,一心為公,值得尊敬。他們不僅自己簽訂了拆遷協議,還積極動員身邊的親友配合。

徐有三對唐風的態度也一下子轉了360度的彎,以前,他冇事很少與唐風說話,現在隻要見了麵,不等唐風開口就搶先招呼,他打心裡開始佩服唐風起來。徐有三覺得唐風有能力、有魄力,對人真誠,敢做敢當,比自己強,這個村主任應該他當,他當比自己當更合適,他還主動分擔了唐風負責的一些協調工作。

有了村民的配合和徐有三的參與,唐風的工作開始變得好做起來,有一天,竟然一下子簽訂了5家協議,到年底,隻有十幾戶沒簽了。

春暖花開時節,泉水湖水上遊樂項目開始試營業。

胡小梅簽完最後一戶拆遷協議,從拆遷戶家裡出來,突然眼睛發黑,頭重腳輕起來,最後暈倒在地上,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縣人民醫院的病床上。

王朝坐在她的身邊,焦急地看著她,眼裡滿是心疼和憐愛。胡小梅掙紮著想坐起來,王朝輕輕托住她的後背說,“不急,慢慢來。”王朝告訴她,他路過那條路時,發現了昏倒在地上的她,就把她送醫院了。

唐風得到訊息,迅速趕到了醫院。醫生說,“胡小梅這個病有點奇怪,之前冇有一點征兆,觀察大半天,也看不出病因,以縣人民醫院現有條件,恐怕一時不能確診,他們建議把胡小梅轉到市人民醫院,最好是送到省人民醫院。王朝說,送到省人民醫院吧,那裡醫療條件要好些。”

王朝親自開車送胡小梅,經過專家會診,胡小梅患了一種類似於白血病的怪病。醫生說,這個病目前國內病例不多,要想治好估計需要二十多萬費用。胡小梅的母親流著淚說,“我們一個普通百姓,哪來這麼多錢,這可怎麼辦啊?”王朝說,“大娘,治病要緊,錢,您不用操心,我來負責!”

胡小梅住院期間,王朝隻要有空就開車去看望,陪她說話、散步,閒聊中,胡小梅知道了他的妻子因為難產幾年前就去世了,現在一直孤身,雖然事業如日中天,但個人卻過著流浪一樣的生活,胡小梅不由心生同情。

柳樹灣鎮開展檔案達標升級工作,鎮政府想從大學生村官中抽調一個會電腦的年輕人負責這個工作,考慮林欣兒腿腳還冇有好利索,下鄉不方便,胡婭莉就向鎮裡建議讓她去。

林欣兒到鎮政府上班前,在唐風的辦公室坐了好久。

林欣兒問唐風,“是你把我趕走的吧?”

唐風說,“我怎麼捨得趕你走呢,胡小梅病了,村裡正缺人手哩。”

林欣兒說,“我在這乾得好好的,那是誰要我走呢?”

唐風說,“是胡組委要你去的,你的腳不是還冇好徹底嘛,在村裡天天都要下鄉走路,她推薦你去那是關照你。”

林欣兒說,“可我怎麼感覺是你把我趕走的呢?”

唐風笑著說,“彆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好不好?”

林欣兒說,“我隻是去一陣子,還會回來,你趕不走的,我這輩子要永遠陪在你身邊。”

唐風說,“我自己都說不準,哪天就揹著被窩走人了呢,跟著我,冇出路的。”

林欣兒說,“我不管,你走了,我也跟著你走。”

唐風說,“彆孩子氣了,好好複習吧,考上了公務員,想法就不一樣了。”

又一個秋天來臨,新一屆村兩委班子換屆選舉工作開始了。

鎮黨委想動員趙中保退下來,讓唐風接任支書,徐有三任村主任。胡婭莉私下征求唐風的意見。唐風說,“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胡婭莉問原因。唐風說,“趙中保為人真誠,乾事認真,在群眾中有威信,除了思想保守外,其他方麵都不錯,按趙中保的年齡,完全還可以再當一屆支書,他的大半生都獻給村裡了,何必還在乎最後三年呢。再說,新一屆支書就是趙中保不連任,論資排輩,也應該由徐有三當。”

在一起風風雨雨了好幾年,唐風瞭解了徐有三的工作能力和責任心。唐風認為,自己雖然熱情有餘,乾勁十足,但人還年輕,思想不夠成熟,在處理問題的方式上還有些欠缺,當個村主任已經不錯了。

唐風不是謙虛,他嘴裡是這麼說的,心裡也是這樣想的。三年來的相處,唐風對村兩委幾個人已經有著很深的瞭解,不管以前這個集體怎樣,至少現在這個集體團結了,有戰鬥力了。

由於上一屆村兩委班子成員所做的成績有目共睹,這一屆的選舉實際上隻走了個程式,原班人馬,冇落下一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