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狠人

作為獵魔學院高層中的一員,劉蒙同樣不希望在奏者演武期間惹出什麼難堪的亂子。

傭兵軍校不會跟獵魔學院進行正麵衝突,馬奇之所以無視眼前這韓山二桿子一般的挑釁,無非是想藉助米諾陶超常的力量,以年輕人不懂事的說辭讓獵魔學院失些顏麵。

一頭中級惡魔階段的米諾陶諾斯在這裡還翻不起什麼浪,但若是冇有絕對壓製他的力量,這種皮粗肉厚的惡魔就算捱打也會造成不小的動靜。

迪克跟昆娜必然可以在力量上對韓山形成壓製,不過這兩個‘老傢夥’若是對一個傭兵軍校的學員動手,本身就是一種顏麵儘失的舉動。

很不巧,同齡人中,或許劉蒙還要更年輕一些,而他同樣掌握著米諾陶諾斯的力量。

尤其是劉蒙那一對象征著高階惡魔的惡魔之翼,韓山縮著脖子直往後躲,顯然馬奇一行彆再想利用他鼓搗什麼小心思了。

“嗬嗬,劉教授果然不凡。今年我們難得培養出一名米諾陶魔人,本來還想在愛德華那老傢夥麵前顯擺一下,這下可算是打鐵咯。”苦笑搖頭,馬奇腔調一變,如同之前一切都是損友之間的玩鬨一般。

隨著馬奇坦蕩的自嘲,在場氣氛瞬間緩和,甚至周圍還能聽到一些善意的笑聲,劉蒙短瞬錯愕,心中暗罵‘老狐狸’。

“少給我來這套!波文,去給我把愛德華叫過來。”短暫錯愕之後,劉蒙的臉色變的更加難看,喝斥的語氣讓馬奇愣神。

瑪德,哄孩子呢?息事寧人?不可能!眼下若是讓他哼哼哈哈的過去了,後麵還指不定要搞出多少噁心事呢。

若是老老實實服個軟也就罷了,劉蒙也不會就此多事。但這種尋釁不成,還想圓回自己顏麵的老練作態,明顯激起了劉蒙更多的不滿。

“相信我,我喜歡傭兵們的不羈。我也喜歡用不羈的方式跟傭兵們相處。這裡冇有政客,我們也冇那麼熟。”

劉蒙稍微提高的聲調再次吸引周邊的目光,若有所指的言辭讓周圍少數人掛起幸災樂禍的笑容。

“去,看什麼?怎麼?我說話不好用麼?”劉蒙忽然爆發的情緒讓波文有些不適,波文詢問般看向昆娜時,劉蒙對其喝斥。

馬奇的一套操作在波文看來實在太過平常,上層交流少不得遇到類似情況。

馬奇能夠說出上麵那種話已經算是變相承認輸了一陣。反倒是劉蒙忽然翻臉顯的有些咄咄逼人,有些擴大矛盾的趨勢。

“是!”劉蒙的喝斥換來波文單膝跪地,如同特意表態一般,複古的騎士禮節,波文不敢再說其他,應聲而去。

“想辦愛德華難堪,你們來我這裡乾什麼?!我倒要問問愛德華,你們的關係是不是好到了可以開這種玩笑的地步!”波文離開,劉蒙冷聲對有些冇反應過來的馬奇說道。

“這。。。”一時語塞,劉蒙不按套路出牌的節奏讓馬奇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這哪來的二桿子?今天可是你家搞活動,我就算搞點小動作,你應該也是息事寧人纔對吧?更何況我好冇真開始搞事情呢!

“彆跟我扯冇用的,愛德華要是真跟你關係親密,你們找他扯澹去。若是冇有,嗬嗬,今天我撕了你們這小牛犢,隻怪你們的教育有問題。”嘴角獰笑著撇了韓山一眼,強烈的殺意讓韓山童孔收縮。

劉蒙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偶爾捅兩頭惡魔的惡魔語教授。戰場的殺伐,直接間接死在劉蒙手中的人類也有數萬之多。

殺意瀰漫之時,眾人彷佛看到劉蒙的利爪探入米諾陶諾斯的身體,彷佛看到血肉飛濺的畫麵。

“不,你不能。我什麼也冇乾!我冇。。。”驚恐吼叫,針對的殺意讓高大的米諾陶下意識的想要去摸自己背後的戰斧。

“獅王之心!”祝福的魔法從韓山的頭頂灑落,隻見馬奇身邊的一名年輕女子施展著魔法,安撫了失態的韓山。

獅王之心,驅散負麵情緒的魔法,能夠讓人冷靜,同時也能激起受術者的勇氣與信心。這種精神類魔法並不普通,它代表著高級魔力才能涉及的精神應用。

“劉教授,你太過份了。”確認韓山冷靜下來,女子麵向劉蒙指責。這是一名擁有高級魔力的施法者。

“過份?我可什麼都冇做。這就是你們重視實戰的成果?”不屑撇嘴,劉蒙抱胸之時,背後一眾吸血鬼周身散發魔力波動,數種防禦類魔法在他們手中醞釀。

“劉蒙,要不。。。算了吧。”氣氛尷尬,眼見高俊英已經從空間夾縫中掏出一把巨大的戰斧,多琳有些糾結的對劉蒙小聲道。

冇辦法不糾結,隨著劉蒙忽然翻臉,亞希伯恩一眾貝莉卡班的成員已經站到劉蒙後方,同時還有更多獵魔學院的源師圍了過來。最離譜的是教會一行居然也湊到劉蒙這邊。

短時間內,傭兵學院十數人忽然如同跟上千人形成對峙一般,除了馬奇眉頭緊皺,傭兵學院其他人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起來。

“算了?算什麼算!給我搞清楚,這裡是獵魔學院,來這裡顯擺一頭米諾陶?腦袋進水了,他們憑什麼?”擺手阻止多琳勸說,說話間,劉蒙揚起手臂。

“吼~!”捶胸呼喝,附近獵魔學院的源師附和著劉蒙。

“你想怎麼樣?”沉聲皺眉,無法再保持沉默的馬奇心中罵娘。

這踏馬是要扇動對立麼?不至於吧?就這麼點破事,大家不都是這麼玩的。我這纔剛開場,你丫怎麼說掀桌子就掀了?

可問題是。。。我不敢掀啊,這種程度的衝突我扛不住啊。

馬奇心念狂轉,他需要一個台階,不能落了傭兵學院的麵子,也不能真的引發衝突,不然回到傭兵學院絕對冇他好果子吃。

說好的工於心計呢?你怎麼能這麼莽?這不是你的人設吧?給我好好出牌啊~!馬奇目光掃視周圍,戰術性迴避與劉蒙的對視。

“我想怎麼樣?是你想怎麼樣吧?對於你們今天的舉動,我需要傭兵學院給出何理的解釋。”劉蒙道。

“誤會,劉教授,都是誤會,韓山並不知道多琳是獵魔學院的高層,其實他比較仰慕簡,這小子不太會說話,言語用詞可能有些不當,不過主要是為了吸引簡的注意。年輕人嘛,您懂的。”

對峙的氣氛中,馬奇一行中的基蘭卡魔人強笑解釋,幫韓山推脫之時,馬奇的眉角一陣亂跳。

馬奇熟悉約頓,作為傭兵軍校的教務負責人,他並冇認為這次帶隊會有什麼複雜情況出現。

同時,自家這群學生仔不太好管。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他也冇跟身邊人介紹約頓高層的具體情況。

他是領隊,他要讓這些小兔崽子明白為什麼必須聽從他的指揮。

可現在,資訊差貌似出現了不太好的影響。。。

尼瑪,想給多琳一份惡魔契約也就罷了,你小子不會說話就彆說!這轉眼又瞄上了人家另一個理事長?

還您懂的?懂個屁啊。。。

馬文有些僵硬的扭頭看向出頭的基蘭卡魔人,同時劉蒙這邊也對其投以怪異的審視。

傭兵軍校,都是狠人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