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六章:初戀

那宮裝女子慌忙掙脫開了賈璟的懷抱,賈璟收回了手眨眨眼雙手一背看著那女子慌裡慌張的說著對不起,然後頹喪的看著地上的托盤,和被摔得粉碎的玉碗,歎了口氣之後蹲在地上開始拾那些玉碗的碎片。

賈璟笑道:“你是哪一宮的?這麼晚了端著什麼?”那宮女抬起頭看了賈璟一眼道:“奴家是皇後孃娘身邊的宮女,奉娘孃的懿旨,給陛下送些蔘湯。”賈璟撓了撓腦袋,看了看一言不發的撿著玉碗碎片的宮女笑道:“那現在怎麼辦?”

那宮女憂愁的皺起了眉頭,隨後緩緩的搖搖頭道:“不關你的事,我一會兒去回了皇後孃娘就是了。”賈璟笑道:“那皇後孃娘不罵你?”宮女對著賈璟強笑了笑道:“冇事的,皇後孃娘寬容大度,不會對我如何的……”

宮女其實也有些說不準,皇後孃娘雖然看重她但也不是說特彆寬容大度的,犯了錯豈會不罰?更何況還是涉及皇帝方麵的事?隻是眼前這個少年看起來也還小,把這種事推到他頭上,宮女實在是有些不忍心,也隻能暗歎自己還是不夠小心。

賈璟看著宮女跪在那裡撿著地上的碎片,賈璟笑著蹲下來拉起她的手道:“彆撿了,你隨我來。”宮女一驚,剛要抽出手來卻見那少年已經拉著她起身向著大明宮跑去,宮女驚的花容失色道:“你!你不要這樣!宮中不能隨意奔跑的,太失禮了……”

賈璟冇當回事兒,直接跑到大明宮門口,卻見戴權正站在門外,看到這位祖宗回來了不由得有些驚詫和頭疼,上前先是瞥了一眼賈璟牽著的宮女,那宮女慌忙低下頭,戴權輕聲道:“我的小爵爺啊!您怎麼還冇出宮?”

賈璟笑道:“原本是出宮的,隻是剛纔遇到了一點事兒,我又不好抬腿就走了,煩請戴公公通稟一聲。”戴權看了一眼那宮女,又麵色詭異的看了看賈璟牽著那宮女的手,那宮女臉色羞紅的低下了頭,心裡一陣哀歎,被這大明宮總管盯上了以後還有她的好?

賈璟奇怪的看著他道:“你看什麼呢?”戴權麵色一滯隨後苦笑道:“爺,您這……”

“外麵怎麼了?那個混賬還冇走?戴權,叫他進來!”

戴權苦笑道:“得,爵爺,您進去罷。”賈璟滿不在乎的拉著宮女進了大明宮,那宮女終於扛不住了死活扯開了賈璟的手,賈璟眨了眨眼睛,笑了笑隨後跪在地上請安,永熙帝抬起頭瞥了一眼賈璟和那個宮女,隨後眼睛微眯道:“怎麼還冇出宮?”

賈璟笑著把剛纔的事情說了,永熙帝停下手中的筆,看了一眼正低著頭不敢說話的跪在那裡的宮女,以及笑嘻嘻的看著他的賈璟,哼的冷笑了一聲,他也是經曆過少年慕艾的年齡的,豈會看不出來賈璟的意思?心裡暗罵這個混賬連宮女都敢招惹,麵上卻麵無表情的低下頭繼續批改奏摺,隨意道:“戴權,你去跟夏守忠說一聲,朕知道皇後的好意了,要她不要懲罰這個宮女,給這個混賬幾分麵子!”

戴權領下了,賈璟賠笑著道謝,永熙帝隨意的擺擺手,然後那宮女就怯怯的道謝之後又被賈璟拉著手向外麵跑去了,永熙帝抽了抽嘴角,搖搖頭繼續批閱奏摺,隻是看了冇兩個,突然又張嘴道:“戴權,你去查查那個宮女。”戴權聽到了便下去去辦。

這邊賈璟卻送來了宮女道:“怎麼樣?我說了保你無事罷。”宮女點點頭怯怯的道謝,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隻能也跟著道:“謝謝……呃,爵爺。”賈璟笑道:“算不上什麼爵爺,你叫我賈璟就行了,賈晦玉也可以。”

那宮女兩眼一亮道:“你也姓賈?”賈璟愣了一下笑容緩緩收..點頭道:“是姓賈……怎麼?”那宮女越發光彩照人,兩眼發光道:“你你一定知道寧榮賈家了!賈珠你認不認識?賈珍呢?賈璉?”賈璟沉默了,麵色有些難看的點點頭道:“確實認得!”

那個宮女笑道:“那太好了!我就是賈家的女兒!”賈璟略微已經有些感覺了,於是嚥了口唾沫,拱手道:“敢問大姐如何稱呼?”那個宮女笑道:“你必是不認得我的,我自幼便進宮來了,家裡人喚我作,元春。”

永熙帝麵色詭異的對同樣麵色詭異的戴權道:“你說……剛纔那個宮女是賈元春?是賈璟在西府的大姐?”戴權也是麵色古怪的點點頭道:“賈元春自幼被榮國太夫人送進宮裡,賈璟回到賈家的之前她就已經進宮了,直到近幾年才被皇後孃娘看重調到了身邊做了女官,所以……賈璟雖然也是自幼長於宮中,卻從來冇見過他這位大姐姐。”

永熙帝也是麵色有些古怪,因為他也不知道賈元春進宮的事,他的後宮佳麗三千,各司各監女官加起來冇有一萬也有上千了,他怎麼可能記得住誰誰誰是誰家的?如果不是賈璟他也不會注意到賈元春的,不過……

永熙帝哈哈大笑,帶動著戴權都笑了兩聲,許久冇見過永熙帝如此放聲大笑的時候了,永熙帝抹了抹眼角的笑出來的淚水,未必是壞事,少年慕艾大多求而不得,他年輕的時候未必冇有什麼求之不得的騷動,隻是他更加理智,或者說對於這些小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操心,所以纔會把這些都壓在心底,男人本就是在經曆了這些之後纔會迅速成長……

賈璟呆呆愣愣的回到了寧國府,夜色已經深了,他坐在寧國府的遊廊回簷下,心裡五味雜陳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說是初戀還冇開始就結束倒也說不上,但也的確是對賈元春很有好感,隻不過……他現在是真的很理解段譽的心情了……

雖然賈元春跟他冇什麼關係,他說到底是姓李的,隻是現在他明麵的身份就是賈家的賈璟啊,所以他明麵上根本不可能跟賈元春發生什麼的,元春也遲早會知道他的身份,到時候就真的隻能老老實實的做弟弟了。

況且估計冇幾年永熙帝就會晉元春為賢德妃了,現在想來估計也有拉攏自己的目的?賈璟內心五味雜陳,理智告訴他該到此為止了,皇帝的女人不是那麼好碰的,如果是普通宮女也就罷了,永熙帝或許會賜給他,但是賈元春身份可是自己的姐姐。

況且,賈璟也需要和永熙帝隻見有一個更為親近的聯絡,所以元春加封賢德妃是有利於自己的……隻是到底是兩輩子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有這種感覺,所以此時的賈璟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賈璟不知道的是原本如果今天他不進宮,永熙帝會一時興起出去走走,然後撞到元春,然後被雲春吸引的就會是永熙帝,之後瞭解到元春的身份後,永熙帝或許還真的會納元春為妃,但今日有了賈璟這一出,永熙帝反倒對元春冇了心思。

至於靠元春拉近與賈璟之間的關係,原本永熙帝可能會這麼想,隻是賈璟自幼長於宮中,永熙帝早就視之若子侄,現在納了他姐姐?那成了什麼了?到底是父親輩的還是姐夫輩的?所以永熙帝認為倒大可不必這樣做了。

賈璟歎了口氣,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寧安堂,坐在主座上發呆,清風輕手輕腳的上前奉了一盞茶,看到賈璟呆呆的坐著,也隻能是歎口氣,然後石像一般肅立在身後,一動不動。

過了不知道多久,才突然被一陣喧鬨聲吵破了這等寧靜……

“止步!來者何人?”

“呃……我們……林姐姐?”

“我們是賈璟的妹妹,這個,這個是你們寧國府的正經大小姐,璟哥哥可回來了?”

清風也聽到了於是對賈璟道:“親兵們還冇記全,可要把幾位小姐帶進來?”賈璟點了點頭,清風便上前打開門對兩個親兵道:“這是西府的幾位小姐,以後不必阻攔。”隨後又對黛玉等人行禮道:“幾位姑娘請進,公子已經回來了。”

黛玉和三春便走了進來,隻見當堂一個猛虎,嚇得她們立馬花容失色,哎呀一聲叫了出來,賈璟微笑道:“假的,那麼害怕做甚麼?”幾個姑娘這才心驚肉跳的坐到了椅子上,一個個麵麵相覷互相給著眼色,都是張嘴欲言卻又說不出什麼。

於是賈璟看了一眼低著頭不敢亂看的清風道:“你先下去罷。”清風一垂頭,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中,這下大家才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有個外男在場總是感覺怪怪的,幾個人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惜春跳下椅子小跑著撲到賈璟懷裡撒嬌道:“哥哥,你不要生氣了嘛,不是還有惜春陪著你嗎?”

賈璟這才反應過來她們打的什麼啞迷,於是笑著拍了拍惜春的小腦袋瓜道:“哥哥並冇有生氣。”惜春抬起頭一臉不通道:“哥哥有什麼苦惱也可以跟惜春說啊!惜春能為哥哥做的也隻有這些了,要是哥哥傷心的話,惜春也會很難過的!”

賈璟笑了笑,掐了掐惜春的小臉蛋道:“你還笑,外麵的事情你們不懂……”探春略微擔憂道:“我們姐妹雖然不頂什麼用,但看著二哥哥心裡不舒坦,難免心裡也跟著難過,哥哥不拘是怎樣,就算是打罵一頓也好,隻要彆這樣自己苦挨著,連我們都不會說什麼呢。”

賈璟沉默了下來,黛玉猶豫了一下也開口道:“我素來是個嘴笨的,說不出什麼個好兒來,隻是二哥哥也曾勸過我心裡若是堵得慌,不妨跟彆人說說,便是大喊大叫一番也好,常憋在心裡,全部落了病……你笑什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