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他比較重要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他比較重要

葉少鋒在顫抖,未來是你的句子,怎麼會聽起來這麼荒謬呢?結果,七年後,又有一天。這是誰的未來?

“如果你點頭,我現在可以讓你當隔壁看門人了!”老人微笑著看著他。

“如果我不同意?” 葉少鋒不是第二個傻瓜。

老人搖了搖頭。你可能不知道,如果我要求搬運工的職位,即使是當時的華嚴搬運工也不會拒絕的!”因為我的血和骨頭是圖田學校不可或缺的!”

“鍊金術士?”葉少鋒自然可以聽到。

“是的,古代武術界隻有十幾位鍊金術士,我的老頭子絕對可以排在前三名。”骨瘦如柴的老人自信地說:“憑我的身份,我為什麼要呆在土田餡餅裡呢?”

“那時候,我念念不忘華嚴對我的拯救,所以我願意留在土田學校,但我比他更適合當房主。但我的丹藥,因為土田派弟子還回來了多少資源?我的鍊金術有多少朋友給屠田排?”

“圖田派的小雲劍秘方,我會的,小雲劍秘方我早就大成了!現在你說,誰比我更適合這個職位?

葉少鋒微微一笑。“如果隻是為了我主人的緣故,聽了大老的話,我就會毫不猶豫地放棄大門主人的位置,因為這位長老確實比我更合適!”但我答應過彆人!所以,對不起!“

“另一個人?”老人皺起眉頭。

“在我成為門衛後,你會知道的!” 葉少鋒賣了一張傳球。

那血淋淋的老人的臉立刻變冷了。”你在開玩笑吧?我給你麵子和忠告,但你不知道好壞。既然你不會因為祝酒而受到懲罰,那對我來說也就不足為奇了!”

“現在我回來了,我希望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我已經準備好了!”葉少鋒笑著說。

“嗯!”老人輕撫著他的袖子。“雖然華塵是保密的,但她不能瞞著我。首先,她用把老虎從山上趕走的伎倆,把他們都騙回來,把她軟禁在土田排!自己勾結泰家,準備去搶後門的主要標誌!”

“我刻意假裝不知道,並且欣然接受了她送給我的婚紗!現在華無辰死了,尹燕,那些終於被解除的人,都被我接管了!你現在告訴我!你怎麼樣在門上?”

“如果我回來贏得冠軍,我就不會有兩個人回來了!”葉少鋒“笑了。”我想讓長輩們願意支援我做這扇門的主人!”

“願意嗎?那個大口氣?”老人笑了。“黃口孩子,你怎麼能讓我心甘情願呢?”

“大元老們已經采用了蕭耘劍法,不如把它和蕭耘劍法比較一下?”

“跟我一起比小雲間?”長老們不敢相信葉少鋒。 “你的尖叫劍被釋放出來。誰知道小雲劍客的尖叫是怎麼教的?“

“哈哈,這個傻小子說的真對!”徐靜的團隊笑得淚流滿麵。把刀子和長者比較,隻不過是找死而已。

“大爺,老爺說得對,他的蕭耘劍說在土田學校僅次於前華嚴門師!”霜凍者還認為葉少鋒與偉大的長老相比冇有獲勝的機會。

“如果冇有,老人怎麼能自願地支援我呢?”葉少鋒“仍然不讚成。

“嘿,孩子是無知的,小雲間冇有幾十年的修煉。絕對不敢說大乘佛教!因為你在尋找羞辱,所以我會實現你!”

老人全身的氣都喘了出來,九等兵士的怒火直接吹了他的頭髮。突然,在丹田的老人帶著鮮血和骨頭,一把腳長的飛刀飛了出來。

劍是黑的,但它是雙刃劍,閃閃發光,劍滿是血。顯然,這把會飛的劍上有多少血。

劍突然飛揚,直接向葉少鋒方向爆炸,一個流線型,速度的直接拉出一米多的陰影。

“追逐靈劍!” 葉少鋒猛烈地哼了一聲。追逐的靈魂劍也爆發了,並且射擊了長劍的飛劍。

兩把飛刀的刀尖在空中相撞。在碰撞的瞬間,巨浪爆發了。站在大廳裡的其他人被猛烈的海浪衝到了地上。

血氣方剛的老人自己震驚地退了兩步,等他站穩了,卻看到葉少鋒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那是不可能的!”血骨老人不敢相信這感歎。

徐進的一群人終於站起來,看到了長老們的表情。這群人無法相信。老人輸了嗎?怎麼會這樣?長老的尖叫之劍,就是最強大的。

“你怎麼敢說自己是劍術大乘和劍術的碎片?”葉少鋒“冷笑道:”你知道小雲劍最後的訣竅是什麼嗎?

骨瘦如柴的老人不敢相信葉少鋒,“最後一招?””華潤說,蕭耘劍法的最後一招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輸掉了。“

“鳳凰跳了九天!”喝葉少鋒輕飲料。

血骨的老人看到一隻血紅色的鳳凰飛向他。一瞬間,追逐劍的靈魂就在他的喉嚨上。

這時,葉少鋒揮動著獵魂劍,飛回丹田:“長老,你現在願意嗎?”

老血腥男人不敢相信看到葉少鋒,“你是什麼樣的力量?””當然,這不可能是四級古代武術!“

葉少鋒放手他們隱藏的力量,八級古代武士的氣息迸發出來.

“八級古代戰士,你這麼年輕,你已經是一個八級古代戰士!”這位老人簡直不敢相信葉少鋒,“你怎麼能用八級古代戰士打敗我?”

葉少鋒放開了他的力氣,徐靜隻覺得對方很強壯,卻不知道什麼力量葉少鋒有什麼力量,聽到老人這麼說,徐靜嚇得流了一身冷汗。原來對方不是四年級的戰士,而是吃豬的老虎。可憐的自己,即使在彆人麵前假裝強迫,這張臉也冇有地方放。

“哦,既然技術不一樣,那我就冇有臉待在土田餡餅裡了!”老人的臉變了,去,這顯然是玩惡棍。

“你不能走,大人!”徐震,他們也很害怕,扮演的角色太多了。以前他們隻能在衣食線上掙紮,是長者引導他們過著舒適的生活。老人一走,他們馬上就回到了從前的貧窮時代。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就不會保持強勢!”,血腥的老頭可以威脅土田弟子,但不能威脅葉少鋒,是不是煉丹老師?這是一個屁,我想翻滾。

“等一下!”這時,圖田學校傳來了一個聲音。每個人都被這聲音震住了。一個似乎還很遙遠的人物立刻出現在大廳裡。

“多大的一口氣啊!”葉少鋒感覺到了那個人的呼吸很強烈。

“花園門大師!”老人看到那個身影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華顏?他是華嚴? 葉少鋒隻是仔細地看著他。它看起來像四十或五十歲的年齡,皮膚是白色的,身材像山一樣堅固,白色的長袍,像仙女一樣漂浮。

老人立刻跪了下來。”搬運工!”所有的圖坦信徒也都跪下了。

葉少鋒是唯一站在那裡的人。

“狗孃養的,當你看到那扇門的主人時,你不會跪下的!”老人歡呼起來。

葉少鋒隻是一個小小的耳光,“前輩!”

華嚴轉身看了看葉少鋒。霸氣的外表使葉少鋒的背麵顯得很冷。你是未判決的繼承人嗎?”

“回到你的長輩那裡去,就這樣!”葉少鋒,他說。

花燕走到正廳的正門寶座上,直接坐了下來,“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多年來一直在禁修!”華岩一看上去像世界上的一位國王。

“什麼?”這位老人害怕什麼都不說。 “門衛,你冇有雲?你被禁止了嗎?”

“當然,我知道這幾年圖田學校發生的一切。但我冇有乾涉!這是每個家族必須經曆的,隻有那些能留下來的人纔是真正的精英!似是而非

“我真的很樂觀的解除封印,雖然他不是一個訓練天才,但他是一個非常好的經理!但他太軟,不知道任何有關製衡!”華先生對封印的解除感到失望。

“我讓他在接手的前一天晚上學習君主製,但他不明白我的意思!”

“皇帝的手術?我明白了!你讓我的主人檢查和平衡長輩的長老和清潔的兩股勢力?”,葉少鋒突然意識到。

“是的,管理一個家族就像管理一個國家。任何力量都不能失去節製。這是用一種力量控製另一種力量並保持平衡的王道!

“清清楚楚的善惡是顯而易見的,他不能容忍自己所做的事,他想擺脫它。一旦失去了輝煌,大老的力量必然會擴大,不能被壓製,他的大門主人的職業生涯也就結束了!”華潤搖了搖頭。“我警告過他,但他充耳不聞!”

“所以我秘密地行動了,泄露瞭解除封印來處理灰塵的計劃,用灰塵的手給他上了一課,結果他死在外麵了!”華潤說出了秘密失蹤的真相。

“我是殺了我的凶手?”尹弗羅斯對華嚴生氣。

“你可以這麼說。我不能容忍他毀了圖坦學校!多年來,卸貨一直冇有到位。圖坦學派雖然內部矛盾較多,但並冇有瓦解。這是支票和餘額!烏魯烏魯

“但是剛纔我聽到了,我知道製衡已經被打破了,所以我必須出來!”花岩給出了他突然出現的原因。

葉少鋒笑著說:“你生來就是一名政治家,大人,是為了能在君主中扮演君主。我可以讓自己當幾十年的酒保!我想知道我的長輩們現在是如何收拾這一爛攤子的。”

“我所有的決定,都是天天派!”

葉少鋒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既然你明白了,大佬對土田派來說比你重要得多。也許你是個天才,但最重要的不是天才,而是資源!有血有骨的老人可以給我帶來資源,但我們不能失去他們!”

更多
都市傳說之氣吞天下
更多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目錄
換源
換源
設定
設定
夜間
夜間
日間
日間
報錯
報錯
章節目錄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換源閱讀
字型大小
背景色1
背景色2
背景色3
背景色4
章節報錯
報錯

點選彈出選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